返回首頁
要聞CURRENT AFFAIRS
要聞 / 正文
全球刺激性貨幣政策副作用逐漸顯現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今年全球經濟金融體系遭遇了自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以來的最大沖擊。為穩定經濟,全球央行紛紛降息或多次降息,量化寬松操作持續加碼。三季度,隨著抗疫封鎖措施的解除,各國經濟有所復蘇,央行寬松步伐隨之放緩。但眼下,海外疫情卷土重來,經濟前景不明,迫使全球央行重新考量進一步寬松的可能性。目前來看,盡管疫情演變與經濟前景如何發展還存在較大不確定性,但不可否認的是,全球貨幣政策在未來一段時間將持續處于超寬松狀態。但貨幣寬松政策并非無副作用,其副作用值得警惕。

  相較于3月份的第一輪疫情高峰,近期的海外新冠肺炎疫情反彈有過之而無不及。據美國數據統計網站Worldometer的實時數據,截至目前,全球累計新冠肺炎確診病例超過5100萬例,累計死亡病例超127萬例,確診病例超過一萬例的國家和地區共有113個。面對新一輪疫情的壓力,全球多數央行紛紛釋放保持貨幣寬松的強音。美聯儲靜候新一輪財政刺激落地;歐洲央行在疫情、歐元、通縮的三重夾擊下很可能在12月擴大量化寬松(QE);日本央行隨時準備擴大寬松;英國央行再度考慮實施負利率的可能;加拿大央行宣布對QE結構進行調整;澳洲、印度央行則計劃擴大QE規模。

  但值得注意的是,在經歷了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帶來的寬松周期后,本輪貨幣政策空間已然收窄。從利率水平來看,2008年初,美國、歐元區、日本和英國的政策利率分別為3.5%、3.0%、0.5%和5.5%,處于“較高”正值,而當前主要央行政策利率已經逼近于零或者處于負利率。從資產購買等操作來看,2020年初,四大主要央行資產規模已超過15萬億美元,較2008年初增長了2.8倍,正在面臨無債可買進而放寬標準、無上限操作的困境。

  與此同時,長時間實行刺激性貨幣政策的副作用正在顯現。首當其沖的,就是因全球“大放水”而催生的金融資產價格泡沫。長期貨幣寬松政策,在提供市場流動性的同時,也造成了金融資產價格與實體經濟嚴重背離,為全球金融市場埋下風險。目前,全球經濟衰退,復蘇低迷,但一些主要國家股指創新高,全球股市、債市、匯市和大宗商品市場大幅波動,出現“過山車”行情,這也顯示出實體經濟難以支撐由寬松政策催生出的金融市場的表面繁榮。

  其次,是全球債務問題。疫情期間,在全球央行加大力度緩解流動性狀況和降低利率水平的努力下,大多數發達經濟體的利率水平都已變成為零或負值,超低的利率降低了償債成本。但維持低利率的金融抑制策略并非沒有副作用,后續各國央行任何退出寬松貨幣政策的嘗試都會引發名義收益率再度飆升,并引發對債務可持續性的擔憂。與此同時,低成本借債下也擴大了各國的債務規模。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最新預測,發達經濟體的債務水平預計將因疫情影響上升15個至30個百分點,新興市場的債務水平將上升5個至15個百分點。2020年全球公共債務將創下歷史新高,達到全球經濟總量的近100%,而發達國家公共債務將達到其國內生產總值的128%,超過1946年二戰結束時的最高值。

  此外,長期貨幣寬松政策還將擠壓傳統金融業利潤。在低增長、低利率乃至負增長、負利率環境下,銀行業凈息差、利息收入顯著下降。截至今年7月,匯豐銀行、德意志銀行、德國商業銀行宣布裁員人數均已過萬;意大利裕信銀行、西班牙桑坦德銀行等大型銀行也宣布了幾千人裁員計劃。疫情的沖擊只是金融業裁員潮的“催化劑”,而真正的“導火索”是長期低利率政策環境下銀行承受的經營壓力。據德意志銀行估計,歐元區銀行每年因負利率政策損失約80億歐元。而利潤的擠壓或將推動金融機構走向高風險領域,養老基金等風險厭惡型投資機構也會冒險增加另類資產投資配置,這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金融體系的內在穩定性。

  總的來說,對全球央行而言,宏觀經濟環境仍充滿挑戰,而由于疫情帶來的高度不確定性和深層次結構性變化,使得平衡貨幣政策變得更加困難。一方面,寬松政策對抗擊疫情、穩定經濟、保障就業和民生發揮了重要作用,目前還不宜過早過快退出;另一方面,過度刺激政策會出現邊際效應遞減,且難以持續,長期會有極大副作用。疫情過后,全球金融體系如何消解過度寬松的“后遺癥”,將成為各國央行的新課題。

責任編輯:李昂
体彩7位数玩法 (^ω^)MG古怪猴子技巧介绍 14场胜负彩预测佬牛 (^ω^)MG追寻太阳_豪华版 99彩票平台可信吗 福彩广西快乐双彩开奖 p3开机号试机号近30期 (^ω^)MG忍者法宝闯关 (-^O^-)MG凯蒂小屋如何爆大奖 (★^O^★)MG黑豹之月_稳赢版 北京快三一定牛走势图 (★^O^★)MG黄金工厂送彩金 四不像一肖中特013期 (★^O^★)MG英雄吕布爆分技巧 浙江20选5开奖号码是多少 亿客隆彩票网站 (^ω^)MG财炮连连APP下载